位置:主页 > 酷派 >

曾为乐视跟360撕破脸 酷派的“中华酷联”时代终结

编辑:大魔王 2019-01-17

【图片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2016年,乐视成为大股东,酷派创始人郭德英逐渐退出管理,乐视委任原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担任酷派公司CEO,仅短短一年多时间,乐视和酷派双双严重亏损,面临,刘江峰也随之离职。

  令人诧异的是,就在被董事会罢免之前的一天,蒋超还代表酷派参加CES 2019展会,为酷派积极发声。在美国拉斯维加斯接受采访时还曾表示,“相较于美国的成熟市场,中国市场的价格竞争、顶层固化已经让诸如酷派及其他小型厂商难以存活,国内基本都活不下去了,几年内我们会扎根美国。”

  任职酷派17年的蒋超黯然离场,次日蒋超向确认离职消息,表示“整个青春年华,曾经做到300亿元年销售,也无遗憾了”。

  2018年12月,酷派集团终于对外公布延迟许久的2017年财报:全年总营收33.78亿港元,较2016年同比下滑57.61%,年内亏损27.23亿港元,较2016年同比减亏38.13%;截至2017年底,资产负债比率为80%(2016年为58%)。

  公开资料显示,蒋超2002年就加入酷派,2015年6月,蒋超获委派担任酷派集团副,同时,他还是酷派集团的执行董事、财务总监兼副总裁、公司秘书,长期负责酷派的财物及行政事务。

  近15亿美元的天价“赔偿”对于酷派来说是无法承受之痛,这场大战最终以360持有奇酷股份增至75%落幕,此后酷派与360渐行渐远。

  但近几年,在经历与360的合作、贾跃亭入主,再随着乐视危机爆发,贾跃亭退出。一时间,酷派风雨飘摇,陷入销量下滑、高层换血、新品延发等困境。

  2018年2月,蒋超出任CEO,开始大刀阔斧的。蒋超将酷派的重心放在美国市场,中国业务只保留的研发团队和供应链。

  2016年酷派集团巨亏,同时也是公司近5年来的首亏。从2015年的大幅增长到2016年的巨亏,再到2017年全年的继续亏损,两年多的时间,酷派经营状况出现了性的逆转。从过去流水在几百亿的手机企业,市值已跌落至36亿港元。

  2015年,360向酷派投资4.0905亿美元成立一家合资公司,360持45%的股权,两家共同推出新品牌手机“奇酷”。但同一年,乐视耗资21.8亿元入股酷派,占股18%,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从而引发商业风波。

  虽然身兼副董事长等多个重要职务,但持有酷派股份的总比例仅0.47%,仍旧只能算一个职业经理人。

  上市公司公告中罢免CEO一切职务,算不上和平分手。业内人士表示,通常上市与高管解除合约,会以“辞职”的形式公告,以“罢免”公告出来,说明矛盾已相当。

  

酷派

  

酷派

  工信部数据显示,华为、中兴在5G国际标准中的专利数已超过2400项,占比超过了30%。当下中国手机头部厂商更注重品牌以及综合实力,在竞争最为激烈的中国市场把苹果、三星拉下马,并占据主导地位,绝非偶然。

  2018年12月21日,酷派曾发布公告表示,将继续进行准备以符合复牌条件,并提供时间表称“2019年1月底,向联交所提交复牌书,2019年2月底恢复本公司股份买卖”。

  作为一家20多年的老牌手机厂商,酷派曾经是国产手机四强“中华酷联”之一,凭借与运营商的深度崛起,2012年酷派销售额曾破百亿,国内市场份额排名前三,2014年更是达到销售巅峰。

  1月13日晚,老牌手机厂商酷派公司发布最新公告,称2019年1月11日罢免蒋超于本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所有职务,包括但不限于彼于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副、行政总裁及所有董事委员会角色职务,终止所有相关服务合约及雇佣合约。

  在酷派与360的冲突中,蒋超代表酷派频频发声,甚至在社交上与周鸿祎隔空互骂。但骂战终究解决不了问题,周鸿祎提出因酷派违约,要求其购买360所持有的49.5%股权,总价约为14.85亿美元。

  据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酷派集团于2017年3月31日上午9时在港交所暂停买卖,停牌前酷派股价为0.72港元。根据港交所最新的退市制度,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港交所可在公司持续停牌18个月后,将其除牌,而没有足够业务运作或资产的公司,不再需要经过三个阶段的除牌程序。

  

酷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