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酷派 >

在2014年通讯运营商补贴的巅峰时刻

编辑:大魔王 2019-05-11

【图片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虽然酷派还有希望,尚未到最坏的那一步,但对于一家手机厂商来说,酷派必须要解决的是如何能够在市场上再推出一款叫好又叫座的手机产品。

  如果把时间向前推到八年前,你在网上随便问一个人中国手机市场的巨头有谁?相信你得到的答案一定不会是现在的“华米OV”而会是“中华酷联”,除了华为依旧蓬勃发展之外,似乎其他的几家都已经不再成为大众的焦点,而在这其中可能混最差的无疑就是”中华酷联“当中的第三家企业:宇龙酷派了。

  这家曾经风靡中国,成为中国通讯运营商们最青睐的手机巨头,却似乎越来越难以听到他的消息,最近已经推迟20个月才发布的宇龙酷派财报终于是姗姗来迟,看到财报相信很多人都会是一声叹息,辞别贾跃亭,财报不佳的酷派还有重振雄风的希望吗?

  12月6日,停牌超过20个月的酷派集团发布2017全年财务报告。酷派集团去年营收33.78亿港元,较2016年同比下滑58%,年内亏损26.74亿港元,同比减亏38 %。每股摊薄亏损0.53港元,这一数字相比0.72港元的股价颇为刺眼。

  虽然亏损较2016年收窄,持续下滑的营收依旧标明,酷派仍然在边缘。2016年度以来,伴随着贾跃亭的乐视风波,这家曾经国产手机四强的一员经历控制人更迭、裁员风波、甩卖资产,不时被讨论死期。

  作为中华酷联的一员,酷派曾经风光无限。即使在进入智能机时代之后,在竞争激烈的国产手机市场上,酷派2011年至2015年仍旧实现持续盈利,2015年净利润更高达22.77亿港元,第二年即急转直下,出现44亿港元的巨亏。

  酷派管理层对惨淡业绩的解释是,主要因业务重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剧烈以及中国区域市场份额及销量减少所致。2018年的手机市场上,各类榜单已无酷派的身影。偶尔的亮相,多是又卖一块土地资产,或者与友商的商业纠纷。

  营收构成上,销售移动电话和相关配是绝对主力,该项收入2017年为32.64亿港元,占总收入96.62%。考虑到2018年的国内手机市场,酷派基本已经默默无闻,如果仍旧以手机营收主体计算,2018年的营收腰斩的奇葩现象或将延续。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的营收中,来自海外的营收已经超过国内。不过对比往年数据可知,并非海外营收有多好,只是国内业绩的降速更加迅猛,海外业绩降速略慢而已。

  看到这样的一份成绩单,相信大多数人估计都会是一声长叹,酷派究竟是如何至此?曾经的中国手机产业四巨头又怎么会到了落魄的凤凰不如鸡的地步?

  当我们仔细研究酷派发展历程的时候,酷派的问题绝不是今天一天所造成的,而是多年问题积累的结果,从经营业绩上来看,酷派在2014年营收达到249亿港元的巅峰,此后每年以接近腰斩的方式下滑,一跌到本次公布业绩的33.78亿。

  利润方面的升降趋势与营收有一定反差。营收下降的2015年,酷派取得净利润23亿港元的历史最好业绩,此后的数据开始触目惊心。2016年贾跃亭入主,当年归母净利为亏损29.86亿港元,创下公司历史上最大年度亏损记录。

  但是这些数字的背后却是酷派长期以来所形成的问题,成立于1993年的宇龙酷派绝对是中国手机产业当中非常奇特的一员,他既不是拥有互联网基因的互联网巨头所创办,也不是山寨机起家后来从良转正的山寨企业,他是一家从2G到3G、4G中走出来的手机产业巨头。

  从内部的主营业务逻辑来看,酷派的成功来自于对通讯运营商渠道的占据,2008年开始,随着3G牌照的发放,中国从2G时代正式转向3G时代,拿到新制式牌照的通讯运营商们却并不开心,有些甚至是一筹莫展,究其根源在于当时的中国手机几乎都是2G的天下,3G手机虽然已经有了几款,但是高昂的价格让广大消费者是望而却步。

  即使从运营商那里拿到了3G的手机sim卡,却始终只能在2G制式的手机上使用,这让广大的运营商头疼不已。最终,运营商们下定决心以补贴的形式来拓展市场,在选择手机机型的时候,宇龙酷派正式进入了运营商们的视野。由于拥有良好的公关能力,宇龙酷派讯速地从三大通讯运营商手中拿下了高额的订单,借助运营商的之力,酷派是如日中天。

  之后,3G时代之后几乎没有停顿就进入了4G时代,通讯运营商的补贴力度不仅没减反而进一步增加,这让宇龙酷派是赚的盆满钵满,在2014年通讯运营商补贴的巅峰时刻,酷派也拿到了249亿港元的巅峰营收。但是,之后随着通讯运营商补贴的退坡,以及5G的迟到,酷派的好日子也就到了头。

  这个时候,一个救命的稻草却出现在酷派的眼前,这就是当年的中国互联网大佬贾跃亭,凭借着生态化反的超级逻辑,贾跃亭的乐视一度成为中国互联网产业当中最红火的企业,缺乏互联网基因的宇龙酷派想要触网发展正是苦无良机的时候,贾跃亭的出现让酷派感到了一个新的希望,2016年酷派最终进入了乐视的阵营,成为贾跃亭乐视生态当中重要的。

  然而,好景不长,在酷派抱住贾跃亭大腿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这条“大腿”却出事了,贾跃亭在2017年出走美国,乐视系分崩离析,让还没能过上一天好日子的酷派更是雪上加霜,互联网没玩成,反而却经历了控制人更迭的巨变。

  最终,酷派到了现在的地步,说酷派时运不济也罢,说酷派命途多舛也成,但酷派还能有希望吗?其实,酷派虽然前坎坷,却不是毫无希望。

  一方面,等了那么多年5G时代终于姗姗而来,4G到5G的变换将又会是一场巨大的手机淘汰大战,而现在市场上曾经能和酷派竞争的运营商渠道对手却基本上只剩下了华为、小米、OPPO、VIVO等寥寥数家,这让与运营商有着良好关系基础的酷派反而是优势犹存,只要能够运营地好,再借一波运营商补贴的东风东山再起不是没有可能。另一方面,公开资料显示,酷派有一万余件发明专利申请,有两千多件专利获得了授权,这让酷派拥有了不少国产手机厂商都不具备的专利优势,如果这张牌打得好反而在很多时候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虽然酷派还有希望,尚未到最坏的那一步,但对于一家手机厂商来说,酷派必须要解决的是如何能够在市场上再推出一款叫好又叫座的手机产品,当年乔布斯凭借一台iPhone彻底改变了苹果手机的命运,雷军凭借小米1实现了市场的突破,手机产业一击定天下的案例不胜枚举,关键在于酷派有没有这个本事,还是,虽然未来尚不明确,但酷派的确已经到了命运的十字口。